Loading...
展覽資訊、新品發表,獲得瑞壽的活動訊息。
最新消息

 

zuiju-collection-news
週日, 24 九月 2017 08:46

銀壺 金壺的保養方法

銀壺 金壺的保養方法

使用後,以溫水清洗後,以乾布將裏外擦乾。如果沒有擦乾就收起來,作品壺身可能會導致變色。

ご使用後はぬるま湯で洗った後、乾いた柔らかい布で、内側と外側の水気を完全にふき取ります。水気が少しでも残っていると、作品が変色する恐れがございます。

After use, rinse with warm water then dry with a soft cloth. This will prevent discolouration.

2001

進行保養時,請使用京都瑞鳳堂特製的保養布、保養液來保養。切勿使用去污粉、研磨劑、含氯洗潔劑等化學藥劑。

お手入れをする際、京都瑞鳳堂オリジナルのお手入れ専用布、お手入れ専用剤をご使用ください。クレンザーや、研磨剤、塩素系洗剤などの化学薬品の含まれるものの使用はおやめください。

Only use Kyoto Zuihodo cleaning cloths and liquid to wipe the kettle. Do not use cleanser or other abrasive materials, such as chlorine detergent to clean the kettle.

3001

 

長期不使用時,以溫水清洗後,以乾布將裏外擦乾,放入桐木箱中。並放置於通風良好處保管。

しばらくご使用にならない場合は、ぬるま湯で洗った後、乾いた柔らかい布で、内側と外側の水気を完全にふき取り、付属の桐箱に入れ、風通しの良い場所で保管ください。

If do not use the kettle for an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and dry completely with a soft cloth to prevention discolouration. Always store the kettle in its original paulownia box in a well ventilated location.

4001

如有其它任何問題,請與京都瑞鳳堂、或者是各代理商直接連絡,我們都會幫您服務。

問題等ございましたら京都瑞鳳堂または代理店までお問合せ、ご相談くださいませ。

If you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contact to Kyoto Zuihodo or ou

201709074189 342 b

Document page 001

Document page 002

日本最美的收藏級銀壺  京都瑞鳳堂

採訪撰文:Sinyen

圖片提供:京都瑞鳳堂(日本 )、瑞壽藝廊(台灣總代理 )

京都瑞鳳堂所創作的銀壺,有著「日本最美的銀壺的美譽」。它是目前世界僅存,真正自銀片開始鎚擊敲打而後成形的銀壺。從銀片的彎曲、成壺、收口、紋飾,無一不是力與美的結合,是將藝術、工藝、時間、價值 ,淬鍊為一體的呈現。

「銀壺不單只是用銀材料把壺打出來就能稱之為銀壺。」這是已故日本近代金工名家人間國寶關谷四郎的名句。関谷四郎是昭和平成時代之鍛金藝術家,他堅持不使用彫金的表面加工技法,回歸金屬素材的本質,只以鍛金的技藝高超手法,以搥打的方式,給於金工作品豐富的質感變化,將原本單調的鎚目表現,展現出人意表的生命展現。特別是純銀的「銀壺藝術創作」,精湛技術贏得日本政府的正式肯定,被個別認定為「人間國寶」,是日本文化保護財所指定的重要無形文化財保持者 。

京都瑞鳳堂所製造的銀壺,堅守關谷四郎的信念及技術,讓銀壺所表達的價值不單單只是以銀所製作的「壺」而已,乃是背負與表現出日本金工歷史及技藝傳承之精神。堂內的金工藝術大師一雲雄先生,師承於人間國寶関谷四朗,是関谷四朗先生唯一的銀壺藝術之金工傳人,作品承襲関谷四朗豐富的質感鎚目變化表現,現今也如同師父一樣活躍並得獎無數。

生活中的藝術品

為了接觸認識這日本最美的銀壺,筆者來到位於台中文心路四段上的瑞壽藝廊。京都瑞鳳堂作品能夠來到台灣,瑞壽藝廊是重要的推手。

老闆娘李小姐表示,日本各地的職人作家們傳承優秀傳統文化 ,以扎實的技術和知識結合,將工藝作品的創作表現到極致。瑞壽藝廊為了將日本這樣的審美意識、生活智慧,傳達給國人,融入日常生活當中,努力尋訪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創作,最後遇見了京都瑞鳳堂的銀壺。

採訪這天, 京都瑞鳳堂的國外代表正巧來台,筆者也因此能有第一手的了解,著實幸運。京都瑞鳳堂主要從事金銀銅鐵錫的金工創作,創業至今已有120年歷史,仍保留最傳統的製作手法,就連使用的工具也是自明治時代延續至今 。

欲了解京都瑞鳳堂的特出之處,得先了解銀壺的基本製作。京都瑞鳳堂代表說明,銀壺從工藝上來分類,有純手工、半手工、機器製作這三大類。純手工是銀壺的製作完全以人手一錘錘敲打,精雕細琢而成,需投注相當高的技術、心力和時間成本。半手工即是銀壺部件有些手工製作、有些機器生產,再將其焊接一起,現今所謂手工銀壺都是這種方式。機器製作則是先設計模型,後鑄造成模具,此法生產快速,千上萬把銀壺轉眼之間就能完成,日本高岡、新瀉的銀壺工廠都是此類不用多說也曉得 ,機器銀壺千篇一律,自然沒有收藏把玩的價值。

純手工銀壺的特色及仿品區別

都瑞鳳堂的銀壺,從壺身、壺嘴、壺蓋、摘鈕、提手到螺絲等,堅持著全手工製作。壺體以一塊銀板慢慢敲打成型,全無熔接、灌模。過程中需將銀片不斷反覆加熱後搥打、延伸。不僅要留意厚度均一,更要拿捏各個細部的搥打力道,以及彎曲連接處的成形處理,加上需要用不同型號的搥子,敲打出精緻複雜的紋路,創作者必須具備相當熟練的工藝,以及長期審美的養成。由於需經過千百萬次的敲擊,一只壺的製作期相當漫長,平均是四個月,紋路表現複雜的,甚至得耗上一年以上時間。想要擁有京都瑞鳳堂銀壺的買家,都需做好「耐心等候」這項功課 。

然而現今銀壺業者,以機器開模卻謊稱手製。這些工業生產壺,採用雷射雕刻後,因也有「立體表現」,初次接觸銀壺的消費者,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很可能會被其華麗的外表給迷惑,而上繳學費。

京都瑞鳳堂代表提醒其實有方法可區辨,他舉例:「手工壺的紋路是以人手進行千百萬次的敲打,敲擊位置錯落,敲擊紋理當會重疊 ,因此若是捶目的大小、間距一致,紋路表現呆版僵硬,就能辨識不是出自手工了。」他又舉一例,「霰形紋壺身上每一個凸起刻痕,都需人手敲擊,在每一個點至少得重覆敲擊三次,因此可以觀察凸起刻痕是否夠小夠尖,凸起越小越尖顯示技藝好,美感評價也越高。若是模具生產,凸起處看來會是圓鈍狀。」

了解日本金工藝術歷史,也可避免被誇張的介紹詞矇騙。日本金工藝術原本運用於武士刀的裝飾,但1876年明治政府頒布了「廢刀令」 ,對金屬工藝產業帶來衝擊,迫於形勢只得轉往民生用品發展,開始了花瓶等的製作。若是銀壺的介紹詞是寫「傳承自江戶時代」,便有著邏輯的錯誤,因江戶時代刀業興旺、利潤高,銀壺是幕末明治時期才開始發展。

京都瑞鳳堂代表並建議,收藏還是要從歷史淵源、產地分類、專業鑑別開始。日本受「藩屬」(類似諸侯)概念的影響深遠,這點從每個地區都有地方吉祥物、特色產物,可看出日本以縣市為主體的傾向。既然都是就地取材、選用當地盛產自然材料開始了產業的發展。若是產銅不產銀,卻做起銀壺生意,可能是受市場利之所趨,才後來跟著投入製作。這樣說來,收藏物品的時候,自然是針對該地最擅長的東西去收藏才是最佳。

台灣巡迴展即將展開

瑞壽藝廊今年上半年曾在台灣文博、嘉義博、台北忠孝SOGO百貨、和高雄夢時代百貨舉辦銀壺展,當時來不及零距離接觸 的讀者也別擔心,因為瑞壽藝廊目前正著手規劃京都瑞鳳堂銀壺的台灣巡迴展,敬請密切留意瑞壽藝廊FB與官網的公布的活動訊息。(http://zuiju-collection.com/)

純手工銀壺的創作流程

一、溶解延展:將999純銀銀塊,壓成約1.5公分的扁平狀,接著不斷重複將其延展。

二、測量裁切:將預計製作的產品所需重量測量好之後,將銀片裁剪成圓形,準備開始搥打。

三、鍛金搥打:將圓形銀片放在稱之為当て金ategane)的金屬工具上,以此金屬工具作為砧底,再以槌子反覆搥打銀片,讓銀片從圓形向中間收攏, 使其成為壺形。

四、燒火取軟: 不斷搥打會使銀漸漸變硬,因此需用火燒軟,增加可塑性,才能繼續進行搥打,這個動作需不斷反覆進行。(台灣俗稱為退火)

五、搥打紋樣:

用各種不同的鎚子工具,在壺表面搥打出紋樣。不同的紋樣有不同的稱呼,例如「雷紋」「水波紋」「霰形紋」「鎚目紋」「御座紋」「岩石紋」等。京都瑞鳳堂的鎚子超過四百支,皆是明治時期所傳承下的搥打工具。

 

機器製作的方法

一、金屬旋壓 (箆絞) : 以機器大量製造出壺身,以模具製造壺嘴、手把、摘等。日本的東京、高岡、新瀉等地均是以此方式製造,價格相對便宜。

二、開模製造: 在模具中灌入銀漿,待其冷卻凝固,此製作方法壺身會很厚重,銀也非純銀。在日本稱之為「洋銀或銀製」,純度為925以下所製作,絕非999純銀。日本的高岡、台灣、中國、韓國等以此方法為大宗。

三、沖壓加工:壓製出壺的上部及下部,之後再連結。壺嘴、蓋子、摘、手把再用模子製造,價格最便宜。以中國生產的為最大宗。

Published in 媒體報導

筆韻風華

書法名家 陳德藩回顧展

瑞壽藝廊

展覽時間:2017/09/07-10/11

開幕茶會:2017/09/09(Sun.)14:0

一直豎 一橫捺 一筆風華韻萬千

古人說『由字觀人』,也就是由一個人寫的字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品行,而由書法家的作品,則是可以看見書法家一生的軌跡。

陳德藩先生  不世出的書法名家,生於兵荒馬亂的年代,未受過流派的書法教育,僅是年幼時偶見年長耆老習字,因此與書法結下此生相伴的緣分。14歲時投身軍旅,隨著部隊播遷來台,部隊裡嚴格操練的生活下,並未使其忘卻書法之道,反而是在操練之餘,即使以樹枝為筆,以地為紙,一筆一筆刻下每一個字,反覆思索每個筆畫的型態,蘊含其中的韻味,即便風吹後,苦心寫下的字便隨之消失,卻仍孜孜不倦,甘之如飴。

而軍旅生涯,也成就了  陳德藩先生早期作品的恢宏大度。早期的作品多以顏體為主,顏體本身字體方正、筆力雄厚的特色,在  陳德藩先生從軍多年的歷練之下,更顯剛正雄壯,然而,有別於正統顏體,  陳德藩先生以枝為筆、以自然為師,從中領悟書法姿態之美。落筆時,文字之間疏密有序,筆畫渾厚雄健,收筆氣勢爽勁,如俠士舞劍,骨帶巍峨之姿,相生雷霆之勢,然  陳德藩先生特有的內蘊典雅,非但未減低豪邁之氣,反增古樸正大之厚實底蘊。

卸甲告別軍旅生涯之後,  陳德藩先生投身教育,軍旅生涯的沐風櫛雨,作育英才的無私奉獻,將不同階段的心境轉換,投射在字裡行間,不變的是字體法脈嚴正,卻多增添了勁逸靈動之感,與軍旅生涯的作品相比,行筆更加自在寫意、拈來成書,筆鋒轉折間欹正相生,姿態翩翩,字與字在紙上錯落有致,有別於楷書專注每道筆畫的姿態,此時的作品中筆畫與筆畫、字與字、行與行間的唱和呼應、均衡圓融,欣賞一幅字如閱讀一首詩、一本書,其中逸趣橫生,令人再三瀏覽回味。

在追求作品不斷精進之時,  陳德藩先生不忘指導後進與弘揚書法,與彭鴻先生,共同創立中華大漢書藝協會,並致力於兩岸書藝推廣,  陳德藩先生融合各派大成,將自己不凡的生涯軌跡融入書道之中,自成新意,作育英才無數並開枝散葉,將畢生奉獻書法教育,從其作品中可瞻仰一代名家的歷練與境界。

  陳德藩先生於2015年底辭世,其作品為江蘇蘇東坡藝術館、國父紀念館等機構所典藏。瑞壽藝廊為中部書法愛好者與愛藝者,特別展出  陳德藩老師大作,除了藉此機會瞻仰一代名家墨寶丰采,也分享  陳德藩老師經過大時代淬鍊,將一生軌跡與經歷,隨著筆墨力透字裡行間,細細品味書法藝術的深遠況味。

20170907 5

Published in 最新消息
 All works